EmilyBear / EmiliaBear 这个名字,没有什么文化内涵,单纯是我自己喜欢,本站名字 艾米莉的蜂蜜屋 也如此,我喜欢小熊,小熊喜欢蜂蜜,就叫蜂蜜屋了。

虽说当时取名没想太多,不过现在想来,这个名字大概很有东南亚风味。正巧,我出生在中国西南山水甲天下之桂林,桂林位于广西,和东南亚往来频繁。我不是原生本地人,只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农民不再被集体生产束缚,开始进城打工,每个城市多少都有农民工流入,当时桂林工业还未彻底衰落,GDP和柳州、南宁相差不大,对同省农民工而言还有些吸引力。

改革开放塑造了我的家庭,也塑造了我这一代将要实现现代化的新人,我出生后的十年,正逢互联网在中国兴起,在无数青少年心中埋下互联网技术的种子,虽然后来我技术糟糕,没能成为秃头的程序员,但不妨碍我对计算机技术的爱好,以及对技术终将推动文明进步的信心,正因如此,我才能写出这篇文章。互联网技术创造了全新的社会关系,不仅让我与千里之外的陌路连结起来,还有我与身边的好友也产生了更多的联系,新的社会关系也塑造了我的其他爱好——电子游戏和足球,电子游戏的魅力不必多言,足球正是我在游玩足球游戏时爱上了这项运动。当然我的爱好可不能只停在互联网层面,否则就不叫爱好了,由单纯地做一个玩家,到关注中国的电子游戏文化(电子竞技除外)和更大范围的二次元文化(我只是个看动画片儿的观众),由虚拟的率领中国队夺得世界杯冠军,到参与社区足球运动,关注现实的中国足球为何总是与世界杯资格失之交臂。

互联网也不完全是正面影响人。COVID-19疫情,不仅带来了新型病毒的几次变种,让中国社会苦不堪言,也带来了后现代的病毒,一切民族主义的宏大叙事出现以超越十年前的速度被解构被唾弃,失去了精神的依托,只剩下自己幻想一个境外和共产主义的乌托邦。早在疫情前便有苗头的中国经济迅速下滑、地方矛盾,冲击着社会的稳定团结,社会似乎在大踏步走向保守,还有不少“经济学家”“人文学者”背后捅刀子。不断奋斗的未来看上去虚无缥缈,反而让自己越来越活得不像自己了,中国人民难道无法承担历史重任了么?每每在互联网为现状而感到沮丧时,不妨放下联网的设备,看看周围平凡的劳动者他们的世界,听听他们想法吧,尽管如此艰难,他们用自己的劳动表明对未来依然有着充足信心,相信中国共产党必将引领中国走向复兴,中国人民必将实现自己的伟大复兴,中国需要回到高增长时代的工人和实干家而不是过多的社会评论家和无病呻吟。嗯,幼稚的宣传语调似乎太明显了,其实就是我或许遭遇困难在摆烂,但我从未放弃美好的追求,好像又太中二了。总之,无论互联网、“经济学家”如何说中国如何崩溃,也不会影响我继续热爱中国这片土地,人总归是要有点信仰的。

这个站点上线六年(实际上是一年)多了,据Google Analytics记录有6500左右访问量,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在站点介绍里说了,这个小站用来记录自己的生活和热爱之物,成为自己的精神暂留地,热爱之物是什么呢?足球、游戏,还有我所生活的这方水土。建站记录放在“站点文档”分类了,这里不再记述。希望这偏僻的小站能继续坚持下去,至少坚持四年五年,在流变的网络社会留下一点痕迹,如果小站能给您带来一点帮助更是我的荣幸。右侧介绍下的社交网站的Telegram链接是自己搞的一个转载自认为有价值的中国游戏新闻,一般和这个站点没什么关系,除非什么时候我找到了可以同步发布的方法。

另外,小站不主动交换友链,交换而不交流,友链就不称其为“友情”了,而我也没有精力去维护这新增的无数“脆弱”联系,所以小站“链接”页面只收集互联网漫游时发现对上电波的网站,如站长不希望站点被我收入链接中,可直接在“留言板”告知。

页面最后更新于2022年5月22日

avatar
EmilyBear
这是一个个人网站,一个小熊们和艾米莉辛勤建设的小小乐园,记录了她们的生活与热爱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