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未获得原作者许可的转载文章,转载仅供学习交流,不适用本站的内容许可协议。如您不希望展示这篇文章,可留言联系我删除。

文章最初发布于1995年,其中有些内容可能已经过时,不一定正确有效。

本刊特稿 文╱杨南征 [1]

前不久,在《电子游戏软件》(GAME集中营)月刊中登出名为《乌鸦·乌鸦·叫》的文章,使我们这群正埋头制做电子游戏节目的国内朋友们一片哗然,按捺不住,要站出来为我们的事业说几句公道话。

■ 《乌》文说:“到94年底,祖国大陆游戏节目的数量是00.0000000”

□ 非也!君不见1994年11月祖国大陆电子游戏市场上已在销售完全由祖国大陆人员策划、编程、制作的多媒体光盘游戏《神鹰突击队》系列之第一集《浴血城郊》?君不见《家用电脑与游戏机》杂志刊出的94年电子游戏十件大事之一便是软件工程师邵昌平率先在祖国大陆登记了电子游戏软件《接龙》的著作权?其实,早在92年、93年,北京汉京电脑公司就制作了《赛车》、《银河战将》、《神侠夺宝》、《小拳王(一代)》四个游戏节目,售给了台湾省游戏商;甚至更早的1987年,北京市科委就组织过北方交大、理工学院等8所大学的师资力量制作出《西游记》游戏,卖给了日本游戏商;就连《电子游戏软件》的股东先锋集团卡通公司,也在1993年做过几个国外游戏的翻译引进工作,后来,他们和北京裕兴电子公司等一些企业制作了一系列娱乐型教育软件。尽管这些节目还比较稚嫩,但总算是迈出了艰难第一步,总归是不能把这些一笔抹煞,视为“00.0000000”吧?

■ 《乌》文说:“几乎所有的电子业巨头都卷入了这场次世代战争……反观之,大陆的电子游戏业仍旧是死水一潭”,“大陆失去了发展电子游戏业的黄金时间……”

□ NO!世界最大的游戏软件公司之一 ELECTRONIC ARTS VICTOR 公司远东董事 MARK LEWIS 先生最近宣布:“本公司已打算在中国建立分公司。因为在中国开发电子游戏成本低得多。”长期为任天堂推销游戏产品的美国 DTMC 公司负责人 HENDRICK LAM 和已在北京建立了分公司的英国 SINOSOFT 公司总裁 RICHARD WALLIS先生鼓励祖国大陆电子游戏制作者:“我今年5月初在芝加哥全美娱乐软件订货会上告诉美国游戏出版商们:“在中国投资做电子游戏,2个程序员加3个美工,干一年,12万美元”。他们都说:“太便宜了!”所以你们只要能做得好,很有前途!”台湾省熊猫软件股份有限公司经理林素秋女士在考察了北京金盘电子有限公司游戏部之后叹道:“现在台湾做游戏的成本越来越高,在祖国大陆开发游戏的成本只相当于台湾的1/5~1/10,所以很希望同你们合作”。我们指指一算:5个人1年12万美元,乖乖,每人年均产值20万元人民币!干什么能比得上干这一行啊。事实也确实如此。年初我的几个朋友凑了3.4万元人民币,买了两台486微机,利用2个月的业余时间做了一个多媒体游戏DEMO版,给外商一看,没想到他们出口报价:“先给5万美元订金;以后每售出一片盘,再给你们2美元。”“没到半年就收回投资且获利10倍!”

难怪刚刚成立的唐图公司成员提出这样的口号:每年每人买一辆夏利车!难怪94年以来仅北京市就一下子冒出了十几家做电子游戏节目的公司:捷鸿、腾图、汉京、唐图、SINOSOFT、飞凌、麦斯特、金盘、裕兴、先锋卡通……,我们的电子游戏业方兴未艾,一片热气腾腾,黄金时代正在到来,何有“死水一潭”?

■ 《乌》文说:“这样的人才(指游戏制作人才一一编者注)访求在我国非常困难,非要长期培训才能胜任,此非一般公司可以单独负担。”

□ 并非如此。当94年3月北京金盘电子有限公司成立祖国大陆第一个多媒体游戏制作部门——光盘电子游戏部时,该部仅有的两名成员连“多媒体”这个词都没听说过。即使该公司同事里都没几人相信他们能做出多媒体游戏产品。可是在金盘公司总经理陆达和恒泰公司经理杨丹宇的支持下,他们从使用WINDOWS开始学起,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3位尚未毕业的学生一同踏上了艰苦而又充满乐趣的开发道路。

5月底主体形象完成,7月底主程序块完成,9月底,联调测试完毕,10月15日,送厂压盘!

祖国大陆第一部多媒体光盘电子游戏就这样诞生了。

95年,更多的初学者又在制作《I, LOVE YOU》《冲锋号》、《病毒大战》、《帝陵探秘》、《蓝玉》、《天惑》、《中关村启示录》……。这些涌入多媒体游戏制作大军的年轻人,在拿到一个美国最新的软件工具之后,在无任何人指导、无操作经验借鉴的条件下,通常是一个星期初步掌握,一个月运用自如,2个月后产品就做出来了。这种开发水平如何,这样的进步速度如何!这些“内情”,没有哪一位外国游戏企业家了不惊讶的。

诚然,祖国大陆游戏软件业的起步是比国外晚了许多年。原因之一,是在电脑游戏盛行之前,TV游戏节目制作领域一直被游戏机硬件拥有商们垄断着。但我们整个计算机业以至整个经济发展不都比发达国家晚了许多年?谁又能因为“晚”就唉声叹气,盲目悲观呢?

看到我们一批又一批游戏制作者快速成长,越来越多的外国游戏企业家到中国来搜罗人才,一些朋友说:“如果我们生长在美国那样的环境,一定能做出与美国人同样好的游戏。”外国游戏商则说:“今天你们生活在中国这样的环境里,明天会做出比美国人更好的游戏”。如此看来,真正好玩的游戏还没出世呢!又何必妄自菲薄?

确实,现在摆上柜台的祖国大陆游戏节目尤如凤毛麟角。但真正了解祖国大陆游戏软件业的人们绝不怀疑,用不了多久,祖国大陆自己的游戏产品就会多起来。

■ 《乌》文结尾引用了武汉一位玩友的“血泪文字”:“你们写的攻略好是好,但那是日本的游戏!你们登的彩页美是美,但那是日本的广告!究竟哪一天我们能在贵刊上见到中国人自己制作的游戏!我从十岁等到二十岁,还要等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吗?”

□ 现在,我们可以欣慰地告诉这位玩友:您不用再等了。请读一下94年第12期《家用电脑与游戏机》杂志,那上面已经刊出了彻头彻尾由中国人自己制作的游戏,从彩页画面到文字内容,大概哪一点也不比进口货逊色。当然,这位玩友的消息不够灵通,也无可厚非。但他的责问倒使我们想起了另一位玩友。他14岁从北京去美国,因爱玩电脑,初中时就与一帮制作游戏的美国孩子们滚到了一起。5年之间,他全靠个人实践,一跃成为美国EPIC游戏公司的美术组长。可他并不甘心仅为别人服务,94年底只身回到北京,毅然辞去美国公司职务,与2名中学生一起做起了自己的游戏。前不久,几位名牌大学的计算机专业硕士生看了他们刚刚完成的《天惑》DEMO版片断,无不为其卷轴的快速、动画的流畅、图面的精美而折服。竟有人叹道:“大学白上了!”几位十几岁的北京男孩正在创造奇迹。而这奇迹并不只是眼睛盯着杂志上的进口游戏才出现的。他们仅靠着每日放学回家完成家庭作业之后又熬夜到2、3点钟干出了上述一切!没有任何人教,没有任何薪水。这其间花了多少心血,只有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电脑知道。为此,我们想劝劝那位玩友,您的“血泪”如果不仅仅流在杂志上,也分一点流在电脑上,也许您能创造比他们更多的奇迹,让中国游戏创造者排行榜里也有您的一席之地,这不比空喊斥责来得更遇意些吗?

本来,游戏开发已经够紧张了,我们没有功夫去理会不了解行情的无聊议论。可《乌》文偏偏由《GAME集中营》以专稿登出来了,又显得那么有根有据,这就难免使人担心它有误导舆论之嫌,使一些本来想投身祖国大陆电子游戏业的青年朋友望而怯步!想到这些,不知怎的,心里总有一种甲午海战中被人往炮弹里倒沙子的感觉。因此希望:游戏评论家们少泼点冷水,以便祖国大陆游戏业能更快地起飞。


  1. 刊载于《家用电脑与游戏机》1995年第8期。杨南征,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集团军指挥自动化办公室主任,军事科学院研究员,1992年退役后,在“北京精诚电气研究所兵棋部、清华大学光盘国家工程中心游戏部“等单位从事兵棋、军事游戏的开发。1993年他组建了“中国兵棋沙龙”,年底创办金盘公司游戏部,并在1994年独立设计、出版中国大陆第一款原创电子游戏《神鹰突击队》,因此被业界誉为“中国游戏第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