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未获得原作者许可的转载文章,转载仅供学习交流,不适用本站的内容许可协议。如您不希望展示这篇文章,可留言联系我删除。

本文刊载于《家用电脑与游戏机》1996年第8期“特别报道”栏目。

民族感情不容践踏

——天津四青年抵制《提督的决断》事件始末

今年6月26日,《北京青年报》以《不良文化、遇抵津门》为题报道了天津光荣软件有限公司四位青年抵制《提督的决断》美工制作的经过,这引起了本刊的极大关注。6月27日本刊迅速与《北青报》责编取得联系,并连夜打电话与高原(四青年之一)相约采访时间。事后我们得知,拥有这种激昂心情的不仅是本刊诸众。新华社、《解放军报》、《南方周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也纷纷赴津采访。一时间,《提督的决断》事件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6月29日,本刊记者一行乘车赴津对目前仍是天津光荣软件公司的当事员工进行了采访。

南原(1969年生)、郭润京(1970年生)、祁巍(1971年生)、梁广明(1972年生),这四位热血青年于95年同期毕业于天津美院,后又同时入天津光荣软件公司任电脑动画设计员。在此事件之前,四青年曾参与制作了《三国志Ⅴ》、《七个秘馆》的部分美工设计的制作。

5月中旬,游戏软件《提督的决断》由日本光荣公司送达天津光荣公司中方职员将要完成的工作是基础美工绘制,由于此节目以二战期间日美双方在太平洋水域爆发的战争为题材,加上光荣公司长期以来在开发游戏的取向上素以“历史模拟”而标榜于世,因此,该节目的新版本在美工设计方面大量描摹了二战时期日美军的海战军械、真名实姓的历史人物以及当时军事态势图景.什么仁丹胡了、什么山本五十六了、什么战舰“大和”号了,不一而足。

梁广明,四青年中年龄最小,也是唯一的党员对记者坦言:“这些让我们觉得挺别扭,就算太平洋战争主要是日美作战,但它毕竟关系到中国,同属于世界反法西斯的范畴,这些形象和它内容里的投降、失败、沦陷、让我们感情上不能接受。时间虽然过去了,但历史却忘不掉。”

尽管抗日战争已经与我们相隔半个世纪了,但那段不堪屈辱的历史章回留给每一位中国人的只有四个字一“铭心刻骨”,也因此.对《提督的决断》里那些必然入目的日本帝国主义分子等诸如此类的货色,心生排拒是民族感情底线的必然反应。更何况,这些东西要经过他们之手昭然于世,四青年巳經不能心若止水。于是,他们逸桂了抗命不从的果敢义举,对〈梃督的决断》这部有着明显军国主义色彩游戏软件进行了不妥协的抵制。他们说,我们有民族的尊严!诚然,他们四位是普通的青年,但他们表现出的中国人的才气正是使中华文明五千年得以绵延不息的精髓。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去年9月,日本光荣给北京发来《提督的决断》的美工活,中方职员基于民族感情对此进行了集体抵制。最后日本光荣公司回复表示对这个活给中国员工感情上的伤害致歉,并把活收了回去。

也是在去年,《提督的决断》在上海就有过被查禁的历史。本刊对此早在去年第12期已作过报道。

天津四青年的抵制行动率先由6月3日《天津青年报》以《击退法西斯的幽灵》为题报道了事件整个过程。《北青报》于6月26日又进行了深入采访报道。随后各路媒体同仇敌忾、锐不可挡。面对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天津光荣公司巳向《北京青年报》递送了“反省书”(见该报7月17日)。“反省书”对“此次错误地承接了游戏软件《提督的决断》的部件加工,在中国造成了不良影响,招致了各界的批判,认为是“咎由自取、深感愧疚”,并“向中国人民致以深深的歉意”。

与此同时,此事件已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现在,天津光荣软件公司已被勒令停业审查。日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全面査禁并收缴流入市场的《提督的决断》游戏软件。

《提督的决断》事件向我们再一次讲明这样一个道理,电子游戏是在高科技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一棵文化之树。而游戏软件如图书和影视作品一样,是地地道道的文化商品。因此,我们绝不能对它的文化属性漠然视之。这事实上也是本刊一贯倡导的原则。

青少年是祖国的明天和希望所在,当下的青少年有许多又如此地偏爱电子游戏,更尤其.大量的美日游戏让普通人良莠难辩并充斥着市场,因此,倡导玩优秀节目,自觉地抵制〈提督的决断》之类的不良作品是本刊与读者的共同责任。

更重要的是,如何发展我们国家自己的游戏文化产业已经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

——本刊编辑部